互联网团购网站日均倒闭一半多

  国内团购业在2011年上半年前曾有过一段黄金期。由于参与门槛低,以及预付费资金模式的优越性,国内团购从2010年3月的两三家,很快就发展成2010年年底时的4000多家,到2011年6月,该数字已接近6000家。团宝网CEO任春雷对记者表示,从某种程度来说,资本对国内团购两年间“过山车”式的发展起到了拉杆和拉闸作用。在2011年上半年,团购概念在资本融资中几乎达到沸点。满座CEO冯晓海曾以“没融到5000万美元就不好意思对外披露”来形容那段时期的团购融资。

  2011年4月,拉手网获得1亿美元融资,估值11亿美元,率先发起了国内团购的融资潮。在资本鼓动下,拉手网开始布局扩张打法,并牵引着整个行业向规模赛跑。

  电商独立分析师鲁振旺表示,拉手的模式建立在率先获得巨额融资后的“高举快打”,让其他竞争者跟随不及,此外,企业在高速扩张期的净资产收益率较高,拉手可以在上市后将风险转嫁给二级市场。

  但令其失算的是,美国IPO市场的大门从2011年6月开始对中国公司关闭。与此同时,Groupon上市后面临的财务问题也加速了团购概念泡沫的破裂。资本对团购的理解,开始从交易额导向转为毛利润导向。此外,由于受到欧债危机影响,一些私募基金急于寻求退出,也加速着团购泡沫的破裂。

  资本的突然“拉闸”,让国内团购措手不及。拉手、团宝、24券都在2011年年底面临着无私募跟投,也无法在美国二级市场上岸的尴尬局面。同一时期,倒闭、创始人与投资方纠纷等案例频频上演。

  一名参与团购投资的投资人表示,以拉手为例,C轮融资估值11亿美元,但从现在的资本市场来看,在美上市的当当、唯品会市值分别只有3.3亿和5.3亿美元,Groupon从上市首日的170多亿美元市值一路缩水至28亿美元,且尚未有见底趋势,此前大多数投资团购的项目都很难保本。

  为了抽出资金,一些投资者宁可选择流血出售。公开资料显示,拉手在此前的上市申请中估值仅约3亿美元,相对C轮融资已缩水1/3,而又因为其他方面问题,拉手于今年6月停止了IPO计划。

  而为了获得潜在买家,国内团购也开始在投资方的驱动下裁员、转型,通过“瘦身”换取更为体面的财务指标。任春雷曾表示,其投资人要求团宝网裁员70%才愿意继续投资。今年上半年,拉手、窝窝团、满座等团购网站都有不同程度的人员缩减消息被媒体披露。

  为了寻求更广泛的退出机会,一些投资者开始积极寻找并购机会。今年8月,腾讯投资的两家团购公司F团与高朋宣布重组。有投资者认为,并购可以扩大规模、减少重复投入,并能引入更多的投资方拓宽资本面。

  目前,国内团购马太效应正在开始明显。团800数据显示,今年8月,国内团购前五名的市场总量已占据整体行业78.5%的份额。除第一名美团网有较大优势外,第二到五名市场规模差距并不明显。这也意味着,国内团购还有很大的并购空间。